三级公安联手家族员工全收监

三级公安联手家族员工全收监

——大连“徐氏家族涉黑案”再调查(之二)

记者手记:三年前,记者几次赴辽宁参与报道了大连“徐氏家族涉黑案”,但在与律师见面尤其旁听了多日的庭审后记者发现,这起由公安部督办,辽宁省公安厅厅长和大连市公安局局长亲自坐镇指挥的“大案”,在定罪的证据上有太多漏洞,很多罪行形不成证据链。庭审过程中,无论是检察官还是法官,从他们的言词中记者明显感觉到,在这起涉黑大案的背后,有几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着,甚至可以断定,这是一起资本加权力的疯狂攫取与血腥的报复。

事隔三年之后,记者重启调查此事,不是要为“徐氏家族”平反申冤,也不是想为自己曾经的报道正名,目的只有一个,想把真相告诉大家,因这是压在记者心底三年多且始终挥之不去的痛。

20220825100607860

自从大连实德集团老总徐明死在监狱里之后,接替徐明掌管实德的戴老板,更是铁了心地要拿回实德还债给大连长波集团市值20几个亿的那块地,而因价格压得太低多次谈不拢又走不了法律程序后,戴老板变得几近疯狂,于是在长波集团的老总徐长威面前“没有挣得面子”后发誓:“我要你们家族全进监狱,要你们倾家荡产”。

戴老板说话可不是吓唬人的,他说到做到。

精策划:特调心腹去大连公安局当局长

对“徐氏家族”下手,这位戴老板首先找到一个人,那就是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的王大伟。其实,就在两家企业纠纷刚起之时,王大伟厅长已频繁参与其中,也可以说,前期戴老板走的每一步,也都是王厅长给指点的。

当时正值全国扫黑高潮在全国兴起,他们很快达成共识:“搜集长波集团的资料,不信他们一点事没有,能贴上个‘黑’字,你的目标很快就实现了。”

20220825100637202

对“徐氏家族”的暗中调查开始了,是从经济方面入手的,虽然一切策划得十分缜密,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徐长威的兄弟姐妹们已感觉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同时也有好心的合作伙伴或朋友在提示徐长威:“不行就退一步吧,他给多少就拿多少,一分不给也行啊,别吃这眼前亏,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或者找地方避避风、躲一躲”。也有不相干的在私下议论:“为了一块地,徐家这回可得罪‘碴子’上了,徐老板竟动手把人家姓戴的给打了。徐家可不是人家姓戴的对手,这回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可有好戏看的了!”“听说那个戴老板是全球性的国际大老板,金钱无数,不用说用人,用钱就能活活砸死老徐家,徐家这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面对这些,徐长威不屑一顾:“我就不相信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国家还有没有法了?”家族中的老大、已退休在家的厅级干部徐长元更是自信满满:“我为党工作一辈子,组织上时刻都在监督着我,尤其在十八大之后”,“我们家族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如果能将我们弄成‘涉黑’了,那大连或辽宁的商家岂不都‘涉黑’了?”

也许来自徐家的自信是有道理的,也许他们真的低估了对手的能力及手段。

没多久,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收到一份关于“大连徐氏家族”的举报信,戴老板与孙力军早就是“老铁”,于是心领神会、顺理成章的做出“查办”的批示。2017年11月6日“116专案组”成立了,“挂帅”的便是那位厅长王大伟,因案子在大连,王大伟厅长已提前将自己的心腹杨耀威调到大连市公安局任局长加副市长。到此,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向“徐氏家族”中每一位成员的头上罩了过来。

专案组:人称“龙江帮”的刑讯队

据说,就在“徐氏家族”陆续全被收监甚至被判了重刑后,他们还不清楚,这戴老板与专案组组长、副组长也就是王大伟和杨耀威是什么关系。

他们的关系或叫“铁”的程度说来话长。

戴老板与王大伟都是黑龙江籍人,早在二十年前,戴老板在哈尔滨开发“地下服装商业地产”时,王大伟是这个市的副市长,他比戴老板年长四岁,此时两人结识。没多久,也许是因资本共享或脾气相投,两人成了好朋友。当戴老板的企业渐渐变成商业帝国后,两人相互借力早成了铁板一块。当王大伟成了辽宁省公安厅厅长后,做为部下的杨耀威也靠了过来,并很快成了王大伟的心腹。

到此,记者再不能不提公安部的那位做出重要批示并时时关注此案的高官孙力军了,这位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孙力军,当年只有49岁。这位窜升式“政治新星”早已以大搞“团团伙伙”“卖官鬻爵”被行业内所熟知。

有了这部里的重要批示和督办,又有省市两位局长的坐镇指挥,这个“116专案组”工作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20220825100716777

一百一十天:徐家姊妹皆收监

2019年这个春天,大连市的寒气似乎走得特别晚。

3月19日下午,正当人们还沉浸在前一天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喜庆气氛中的时候,灾难还是如期而至。在杨耀威局长的统一调度部署下,以大连花园口公安分局长牵头、以“116专案组”为主体的五支行动队,几乎同时迅猛地奔赴大连和庄河两市区的五个事先已经侦查好的处所。这一天,除年近古稀的徐家大姐、大哥徐长元外,一举将徐家的四个兄弟姐妹秘捕。在捕徐长威时,他正与朋友在桌上打麻将,这也成了最后在法庭上定“赌博罪”时的唯一重要证据。徐长威在集团公司做财务的二姐,当时连外套都没穿,只穿了一件居家服在楼下被强行带走;徐长威的二哥、三哥也同时被尽收“法网”,只是三哥是庄河市人大代表,因为囿于法律规定,在24小时以内就给放出来了。后来经反复做工作撤销代表资格后,又得知其因肝脏瘤在北京海军总医院做切割手术,尽管才术后三天,刀口鲜血淋漓、密布各种插管还未拆线,还是迫不及待地押回大连办案基地刑事拘留。 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任何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失去人身自由后,都应该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但专案组在涉黑、涉密的理由下,一律实行化名密押,不准透露任何消息,不准任何律师会见,不准提供任何法律服务。

本来已经退休在家、相对“平安”的厅级干部徐长元,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还很自信,便找到大连市主要领导反映杨耀威是如何“受戴指使、滥用公权、官报私仇”的问题。徐长元以为他的反映会引起领导的“关注关切”,让杨耀威局长有所顾忌和收敛。但是徐长元的做法更是适得其反,此时徐长元这才醒悟到“解铃还待系铃人”的道理,只好找到戴老板 “求情通融”,他打电话给戴老板,谁知这边徐长元自我介绍他是“徐长威的大哥”时,话音未落,那头的戴老板以压倒一切的架势大喊大叫“告诉你老徐,你也快了,已经定了,很快你也得进去,回家等着吧,我叫你们老徐家全进监狱……”

在前期的徐长威、徐长波、徐秀敏、徐长发被抓捕后,徐长威的五弟徐长宝,于2018年6月23日被“116专案组”带走;正如戴老板预言,仅仅不到半月的7月6日,徐长元是徐家最后一个在大连被带走关押的。 “116专案组”成立仅半年之久,徐家的五位男丁和一位女姊妹,均被收监待判。到此,戴老板说的话全都应验了,他的目的基本达到了。

被关押起来的徐家人,还是那样的自信,认为检察院法院不会全听戴老板的话,那时会还给他们一个清白的,可是,他们又想错了,且错得离谱。(记者晓峰)

相关文章:大连徐氏:为一块地毁了一个家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